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艳魄】(连载至第一卷 旺法处女淫(三)
【艳魄】(连载至第一卷 旺法处女淫(三)
字数:79000
前文链接:thread-1011669-1-1.html

  骷髅头在出来之后,不断的咬合著它那尖利的牙齿,发出咯咯的声音,两个空空的黑洞彷佛有灵识似的望着若兰,在空中不断的盘旋。

  望着眼前的景象,若兰「啊」的尖叫一声,眼睛惊恐的望着骷髅头,身子不受控制的颤粟起来。

  看着若兰的样子,老人满意的一笑,随后挥手又将骷髅头招回了泥坛。
  「嘿嘿,小宝贝,你最好把老子我伺候舒服了,不然,在我干完你之后,也把你变成它那样,嘿嘿」

  看着眼前的老人,若兰感觉十分的恐怖,这还是人吗?这是妖怪!再听到老人的话后,若兰心中十分悲戚,但是无奈,为了生存,若兰眼中溢著泪水点了点头。

  看到若兰点头,老人满意的笑了笑「来,给老子好好舔舔棒子,嘿嘿!」
  若兰哽咽著从床上爬了起来,双手握著老人的昂扬之物,无奈的伸出香舌,舔吸著他炙热的头部。

  「啊…舒服…好好给老子舔…老子肯定会好好的疼你!」老人兴奋的喘著气,感受著软滑的香舌在龟头上舔脂的滋味,他心中涌起了一种强烈的征服后的快感,这使的他的欲火变的更加旺盛。

  若兰忍辱的为老人细心舔弄著他粗大的凶器,本就在凌乱江湖打混的她,其实对这些早已不会在乎什么,只是先前老人的怪异和他从未见过的强大肉棒让她感到害怕,而此时,老人强大的实力已经震撼了她,她毫不怀疑他说的没一句话,而现在她要做的,就是彻底讨得老人的欢心,让他不至于把自己变成象刚才的鬼物一般丑陋的东西。

  若兰伸出嫩舌,不断的在老人硕大的龟头上打著转,双手轻轻的撸动著火热的阳物。若兰的舌头十分灵巧,在龟头上不断的盘旋,时而如一条小蛇般轻轻的钻著龟头上那敏感的眼道。时而用娇嫩的唇瓣含住龟头的棱起,用力的吮吸。时而用手扶著巨大的肉棒,用舌头顺著棒杆舔上滑下。

  时而用小手逗弄著老人的弹丸,用嘴唇轻轻的吸住,裹吮……老人在若兰的抚弄下,喘息愈加的厚重,他用手扶按著若兰的头,胯下的巨茎随著若兰的舔吸而挺动,眼望着若兰如此娇嫩的可人为自己口交,老人陷入了一种迷情的快感。
  抚摩著若兰光滑的脖颈,老人终于忍受不住情欲的冲动,将若兰推倒在床上,一个俯身扑了上了,将满是汗毛的大手放在了雪白纤长的的美腿上,抚摩著滑嫩溜手的肌肤,向上不断的探索,再一次抚到了大腿内侧那隐秘潺湿的秘处。
  再次接触到若兰身上最隐秘的部位,老人的呼吸又一次沉重起来。若兰的阴户生得美极,微微隆起的阴阜就像一朵紧闭的苞朵,两侧粉嫩的丰满阴唇,象两扇轻薄的玉门紧紧闭合,只留下一条细细的深深缝隙。油黑的阴毛规整的分布在阴蒂的周围和大阴唇的上缘,薄薄地铺了一圈。

  当老人用手指轻轻的分开两片贝肉时,娇嫩花穴的秘缝在他面前一露无疑,迷人的嫩穴水光溢漾在微微灯光下显出娇艳的光泽,彷佛正欣喜地等著客人的到来!

  老人激动的看着若兰秘境中的诱惑,美女的肉穴果然如此的不同,她是那样的美,彷佛一件水莹莹的玉饰一般,那样的芳华,惹人怜爱。望着若兰娇人的美穴,老人眼中燃烧起淫邪的目光,身下的肉棒更加的坚挺,欲火喷炙使他彻底沉沦在若兰媚惑的娇躯之上。老人低下头,一口吸在了粉红色的玉穴之上,灵活的吐著舌头舔弄著若兰的花蕊,然后饶有趣味的发出「滋滋」的声音吮吸起来。
  被老人湿热的唇舌舔弄,若兰感觉下身好像触电一样麻痒,本能地想夹紧双腿,但是老人的双手将自己的两腿彻底的禁锢,使她无法闭合,只能无助的颤抖著双腿,承受著那诱人的电栗,享受著滑软的钻入,湿嫩的舔拭。

  「唔……啊……若兰被老人舔弄的舒服,渐渐迷失了自我,兀自淫浪的呻吟起来,她一手轻抚著自己的身子,一手在自己挺俏的乳房上不停的揉捏,身形不断的扭动,下身随著老人的湿滑的舌头的舔吸深入,无法控制的上挺著,她舒爽的全身几乎痉挛起来,娇嫩的阴唇被老人的舌头灵巧的撩拨得渐渐张开,一泓温热的透明液体缓缓的自蜜穴流出。

  看着若兰迷情的挺动,老人再也忍受不住下身的无寂,迫不及待地抬起若兰的两腿扛在肩膀,双手托著她的纤腰往下一拉,校正了肉棒和蜜穴的位置后,将若兰的双手再次分开,将肉棒顶在早湿润嫩滑的蜜穴上,做到了冲刺前的准备。
  「恩…您轻点…」感受到肉棒的灼热,若兰呻吟一声,媚眼朦胧的望著老人,脸上一片绯红的迷醉诱惑。

  看着若兰的诱惑表情,感受著玉棒顶端的滑软舒适,老人心中一阵激动,按住若兰白嫩的美腿,身子向前猛一挺动,硕大的肉棒如愿的进入了若兰那紧窄嫩滑的隧道……幻境感知(二)感觉著巨大肉棒一下进入大半,若兰哀叫一声,老人的肉棒实在是太巨大了,虽然,经过前戏后,若兰淫水潺潺,早已湿润异常,但是毕竟是第一次容纳这么大的巨物,若兰仍然感到了一阵疼痛……在老人破关长入之后,感受到那迷人舒爽快的滋味后,再也顾不得其它,立刻大力抽送起来,本已流水潺潺的肉穴,此时被肉棒的连续抽插,不断的飞溅出了点点蜜液。
  若兰紧蹙著眉头,无力的在老人一波波剧烈的顶动下耸起,对老人,她不敢有任何反抗,只想用自己的身子来拯救自己孱弱的生命,若兰的幽洞对于老人来说太狭小了,在巨柱的不断冲击下,玉门被极度的扩张,娇嫩的粉红色刹那间被一层明艳的鲜红所取代。

  「舒服,真是太舒服了,好紧啊,爽!太爽了,老子要干死你!」

  不理会若兰的感受,老人兴奋得不顾一切地大力抽送著,操纵著坚硬的巨龙,一下一下快速进出著紧闭的花唇。

  老人疯狂的挺动著人间凶器,在若兰稚嫩柔滑的田园里忘情的肆虐,丝毫不理睬她的痛吟、哀啼。在那原本嫩白的粉颈上、丰盈挺俏的乳房上、白滑柔脂的肌肤上,到处都留下了他贪婪的口涎和欲情的齿印。同时,他将自己的舌头强行探入叶灵的嘴在她的口中四处舔食,与她的舌头不断的纠缠,吸食她口中甜蜜的香液,尽享男人欢乐的极境。

  若兰在老人的肆虐当中忍受著狂暴的进入,她将十指深深的抓住床单徒劳的捏扣著,但是随著老人强暴的的插入,她连这点力气也失去了,若兰的大脑渐渐地变为一片空白,双腿之间的痛楚变的麻木了,身体随著对方的冲撞来回挺耸震动,彷佛一个肉欲的玩偶,只能无谓的呻吟著,放弃了反抗的意念,任凭对方在自己体内发泄著兽欲。

  老人的「技巧」十分的高明,他辗转盘环,狠插细磨。一边尽情地享用著若兰鲜嫩的肉体,一边不停的变换姿势、动作,开发著这可人美女身上的敏感部位。
  受到老人如此高技巧的玩弄,若兰在连续不断的征伐中,麻木的身体竟渐渐的适应,交合之处也分泌出了大量黏滑蜜液。若兰的呻吟愈见高昂,为了减轻冲撞的痛楚,她轻轻摆动著挺翘的屁股缓解著巨大的力量,看上去彷佛是在迎接著快乐的交媾。

  老人在卖力的抽动下,清楚的感觉到,若兰因兴奋的下体变得越来越湿润,因此他抽送的也更加兴奋、更加卖力。他双手握住若兰的纤腰,将若兰的屁股重重的拉向自己的玉柱,同时腰身前挺,狠狠的进入,抽出,再进入……而此时的的若兰,渐渐地也感觉到身体发生了奇怪的变化,下体的舒适之感不断的袭来,随著老人玉柱的挺动,自己彷佛进入了一个极乐的世界,一股股强烈冲动的感觉从小腹下的地方升起,肉体上的欢娱令她不由自主的梦呓起来。

  她的身体不停的颤抖著,身体完全无力的松弛瘫软了,所有的恐惧和抵触都在不知不觉中消失了。她随著老人摆出的各种动作,尽情的享受著这原始交媾的快感,忘情的呻吟,迷情的享受,老人时而将她翻过由背后式抽插;时而盘坐床上,抬耸俏臀如坐莲花抽插;时而肩分两腿,直捣黄龙式抽插……若兰开始汗流不止,舒爽的欢鸣著时高时低的迷乱呻吟,嘴中发出的呻吟声越来越大。受到眼前美女叫床声鼓舞的老人越来越兴奋,插得兴起的他猛地抽出沾满淫汁的肉棒,再次抱起若兰将她放在床上,将她的身体摆弄成狗爬姿势,紧握住她的纤细腰身,再次从背面插入若兰的肉穴。

  若兰的情欲在老人的抽插下愈加高涨,她尽情的狂呼著,不断的挺动著屁股迎合著老人粗大肉棍,将它完全的纳入自己的深处,肆情顶触著自己那柔软的花瓣,她就像一只疯狂后的羔羊,在享受到人间极乐的时候,将自己身心完全沉在其中,让心儿随著原始的冲动慢慢地进入高潮的迷绚。

  看着身下娇美女孩的迷情,老人亢奋得无以复加,他狠狠的将自己的粗大肉棍尽数贯入她娇美的肉体,感受到嫩肉的包裹的舒适,再迅速的离开,享受摩擦的欲望,然后……俯在老人身下的若兰此时两眼迷离,娇喘连连,赤裸裸的胴体布满了细小的水珠,被老人握在手中的乳头也变的更硬突起。老人的身体,此刻就像上了电的马达,连续不断的地将粗壮的肉棒贯入若兰娇嫩的肉体,在里面反复的挺动摩擦,发出「滋溜、滋溜」的声音,高超的性爱技巧以狂猛的方式将若兰带入疯狂意境。

  当疯狂将要达到最巅峰时,若兰首先支撑不住,身体微微地抽搐著,在肉棒的连续攻击下她彻底臣服了,娇嫩的花房吸住了龟头,宫口瞬时张开,一股浓热的阴精迅速涌出。感受美女炙热阴精的喷淋,老人再也忍受不住,他兴奋的大吼一声,双手紧紧地握住了若兰娇挺的双乳,肉棒死死顶在了她子宫颈口,喷射出一道道黏稠而滚烫的精液,全部灌入了若兰因兴奋而不停收缩蠕动的子宫。
  在疯狂过后的片刻,若兰无力的瘫软了,而被老人紧握的臀部,仍在老人的手中翘著裹住老人的肉棒,直到老人发泄完体内的欲望之后,才松开手俯在了若兰的身上,而那粗大的阴茎,在他俯下后,带出了一股掺杂了精液和淫水的白色浆液,从若兰的阴道之中涌出,滴落在床上……组织客卿在影象消失后,我才幻象中幽幽转醒过来。为什么我会看到若兰?刚才的影象历历在目,是那么的真实,那绝对不是梦,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思索了良久,还是没有理出头绪,不由叹息一声「凡事有因有果,自己做下的事情就应该自己承担。」

  不在理会刚才所看到的事情,我心神一动,退出了识海。

  看着天色已落沉幕,我洗漱一番,换了一身俊郎的男装,走了出去,首先将那800 万的支票转入我的户头,然后我坐上出租车向影儿家里驶去。

  到了影儿的房前,想到影儿那玲珑纤美的娇躯,我嘿嘿一笑,使用融合术融进了墙壁之内,准备给影儿一个惊喜。

  融入了房墙,我来到客厅,看着眼前的景象我顿时惊呆……只见影儿赤裸著身子在一个强壮男人身下婉转娇啼,随著男人野蛮的进入,她也配合的不断上挺著俏臀迎合著,随著动作的愈加猛烈,影儿也愈加快速的迎合,嘴中放出了更加浪人的呻吟,就在男人渐上高潮欲欲在射时,影儿纤细的小手按到了他的腰眼处,放出一道粉红的迷雾如有灵性般的钻入了男人的身体,而此时男人再也忍受不住,在狂吼一声后,急急喷射而出,一股股,彷佛要将身体内的精力全部发泄出一样不断的紧缩著弹丸,将自己体内的精华献给身下的娇娃,而影儿此时彷佛极为享受似的,紧闭著双眼,周身泛起一层淡淡的粉雾,下身如一张小嘴似的,不断的张合吸裹,将男人的精力一点点榨尽,不留一丝一毫……

  良久,男人的精华彷佛已发射怠尽,双眼蒙现出一层深深的倦意,如死猪般趴在了影儿的身上,昏沉的睡去。

  影儿将男人从自己身上推了下去,嘴角露出了一丝媚人的微笑,轻轻拍了拍男人的脸,彷佛是在看一件玩具一样「这种货色还可以,不过可惜只能用一次!」说完,影儿遗憾的摇了摇头,手上蓬射出了一团浓重的粉雾将男人包裹在内,瞬间,男人就彷佛变戏法一样完全消失了,连一丝声音都没有喊出。

  看到眼前的情景我心中惊诧,她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我最近遇到的都是这种事情?她刚才手中蓬出的那团粉雾又是怎么回事?……一连串的疑问在我心中涌起……

  正在我为刚才看到的事情感到疑惑的时候,一辆加长的豪华宾利轿车开进影儿的院房,从车上下来了几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在一个半秃头的中年人带领下,来到了影儿的门前。

  一声门铃声响起,影儿批上一件半透明的薄纱睡衣将门打开,几个西装男人看到影儿性感白嫩的身子在睡衣中隐隐若现的时候,眼中露出了贪婪的欲望。
  影儿看着几个西装男人色淫的目光,娇媚的一笑,将手搭在了半秃头中年人的肩上,媚眼含春道「山本一夫,这几个货色不错啊,难道是你带来孝敬我的吗?」说著,还向几个男人抛了一个极为诱惑的媚眼。

  听到影儿的话,那被称为山本一夫的中年人,脸色突变,赶忙道:「影儿小姐,这几个是组织内新进的成员,刚才有冒犯的地方还请您原谅!」

  山本一夫恭敬的神色,让几个西装男人感到十分惊讶,要知道他们在刚进组织的时候,山本一夫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姿态就给他们留下了深深的印象,当然,山本一夫也是有资格,在组织里,他可是擅用勾魂式神的高手!而眼前这个女人竟然让山本一夫如此恭敬,那么……

  想到这里,几个西装男人不禁寒蝉若惊,赶忙低下头避开了影儿投来的媚惑目光,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

  「呵呵,不就是几个新人吗?咱们组织又不缺人,我看他们几个还比较顺眼,就把他们留给我吧!」影儿娇笑一声,一脸媚色的看着山本一夫说道。

  「这个……影儿小姐,他们都是组织里挑选的精英,您看给我留下一个行吗?」山本一夫的请求道。

  「好啊,你选一个,其它的可要给我喔」影儿又是轻笑一声,拍了拍山本一夫的脸蛋。

  「谢谢影儿小姐!」听到影儿的话,山本一夫语气中充满了一丝喜悦,赶忙向影儿道谢,然后又一本正色的对身后几个西装男人道:「竹下山雄一会和我走,你们几个就留下来听从影儿小姐的吩咐,记得影儿小姐可是组织里的客卿,你们不准有任何怠慢!」

  听到山本一夫的话,几个西装男人不由都深吸一口冷气「组织里的客卿,那是什么身份,他们可都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啊!」

  虽然不敢反对,但除了竹下山雄以外,其它几个西装男人脸上都现出了苦色。
  「你们进来谈吧!」说完,影儿满含诱惑的眼神从几个西装男人的脸色一一扫过,然后转身向屋内走去。

  「是!」山本一夫恭敬的躬下身,带著几个面如苦瓜的西装男人随影儿走了进去。

  炎黄魂组随著影儿进入房间,山本一夫带著众西服男人恭敬的侧立在一旁。影儿慵懒的斜倚著一张沙发,玉腿挑起搭在茶几上,本就欲掩不住的薄纱睡衣此时更是遮掩不住的露出了雪白纤长的大腿,而那蜜谷般的桃源在那两腿之间更是隐隐欲现,勾弄著人的心弦。

  看着影儿的诱人模样,众西服男人即使知道她是组织客卿,也忍不住两眼冒出淫欲的火焰,喉咙「咕隆咕隆」吞咽著唾液,一副想要把影儿吞掉的样子……山本一夫看着到影儿的娇俏模样,心中也是一阵剧烈颤动,涌出一种恨不得猛扑上去将影儿仆压在身下的欲望,但是在这个念头刚刚升起的时候,山本一夫就赶忙低下了头,集中精力凝聚心神,努力压制心底涌出的欲望,饶是他如此老道,在影儿面前还是显的孱弱。山本一夫暗暗攥紧了满是汗水的双手,暗声道:「噬血妖姬果然名不虚传!」

  「呵呵,山本一夫,看来你最近功力有所提升啊?」影儿娇笑一声,道。
  「这妖姬原来是在试探我,果然好厉害!」想着,山本一夫不敢怠慢,赶忙正色道:「一切都是会长大人教导有方!」

  「哦,黑龙大哥我是好久没有见了,他现在还好吗?」影儿收回了身上散发的媚态,半眯着眼神态平和的说道。

  看着影儿瞬时将身上的媚惑神态全收,山本一夫暗道一声「好厉害」,然后赶忙又神态恭敬道:「会长大人正在钻研组织里前辈遗留下来的升龙霸,如果能赶炎黄道门大赛前炼成,那我们黑龙会将可以一统炎黄道门一脉!」

  「升龙霸?」听到山本一夫说出这三个字的时候,影儿身子一颤,面色微微一变「你说的是那本以灵血之身练就魔身的升龙霸吗?」

  「是的!影儿小姐,据则华大人说,会长大人的升龙霸已修炼到第五层,如果能修炼到终极第九层的话,那我们黑龙会就可称霸世界异能界!」

  「没错,则华兄说的很对,好了,现在还是说说你们找我有什么事吧!」影儿听到山本一夫的话后,不知为何脸色变的阴沉,就连语气也变的阴冷。

  「是!影儿小姐,此次我是受则华大人之命,来拜托影儿小姐参加炎黄道门十年一次的比赛!」山本一夫一脸正色道。

  「炎黄道门的比赛和我们黑龙会有什么关系?」影儿心中疑惑。

  「影儿小姐有所不知,炎黄道门在百年前出现过一个奇人,他以道门之法挑战世界异能界,最终在横扫世界各国之后,他放出狂言,说无论是谁,只要有人能够战胜他,就可以夺得炎黄道门的陨仙牌。而得到陨仙牌,就可以号令炎黄的任何一个道门组织。」山本一夫悉心解释道。

  「哦,原来如此,那这个人还真是狂妄,好吧!你回去告诉则华兄,说我到时间一定会去!」影儿平淡道。

  「是!影儿小姐,道门比赛的地址是在贵阳的鬼谷岭,届时找到贵阳万阳观后,自然就会有人带您去!」山本一夫躬身道。

  「恩,好了,那你们就……什么人!」影儿话未说完,突感心神一动,顿时娇喝一声,一股锥形的粉色烟雾从手中钻出,如破纸般透过房门,向外射出。
  粉色烟雾射出门外,传来一声闷哼,紧接著一声惊呼,房门如爆破般被摧成粉碎,钢质的碎块残渣向房间里四射而入。

  见钢门残块袭来,影儿冷哼一声,手上蓬出一层薄薄的粉红迷雾将众人全全罩住。急势的残块在接触到粉红迷雾的时候,彷佛薄冰遇水消融一般,化做一股青烟消散。

  此时,从空旷的门框外,走进了五个人,三个男人两个女人,他们都穿著黑色的中山服,其中一个男人面容苍白在同伴的掺扶下堪堪站立,而一个身材魁梧、面容刚毅的中年人站在他们的身前,两手散发著无形的气旋,眼睛如利刃般犀利的望着房内的影儿等人。

  「炎黄魂组!」看到进来的五个人,山本一夫惊呼道。

  激战「没有想到,黑龙会竟然在这里埋伏这等好手!我炼手今天领教了!」站在身前的中年人向前走了两步,眼神死死盯住影儿,手中的气旋转的更疾。
  「呵呵,原来你就是炎黄魂组的副组长炼手,真是久闻大名啊!」望著中年人,影儿娇笑一声,脸上媚色尽显。

  看着影儿充满媚惑的样子,炼手心神一震,一股晕眩感侵袭而来,眼中影儿的影象显的更加俏丽,一股热流不自禁从小腹下涌起。炼手暗叫一声不好,赶忙齿咬舌尖,一阵钻心剧痛使脑中一清,而此时背心已被惊出一身冷汗。

  「妖女!你竟然如此卑鄙!」险些著了影儿的道,炼手心中极为恼怒,大喝一声,手中蓬起巨大气旋化做无数风刀,以无匹之势直向影儿卷去。

  「炼手之名果然名不虚传!」看着炼手竟然未受自己媚惑之术所迷惑,影儿心中暗赞,手上同时放出无数如樱花搬形状的粉雾密密麻麻迎向了无数风刀。
  风刀之势迅疾呼啸卷来,樱花之态柔和徐徐弥漫。在风刀与樱花粉雾相遇之时,风刀突然变的去势缓慢,而樱花速度却迅疾起来,二者彷佛互换了角色,风刀凌厉片片斩噬樱花,樱花漫舞朵朵纠缠风刀。斩碎的樱花和撕碎的风刀频频化做一缕清风和粉雾消失,空中的风刀和樱花由密密麻麻的肆虐相攻渐渐变的稀薄,转而消失殆尽。

  看着眼前的景象,炼手心中惊讶,没有想到自己赖以成名的三大杀手「风卷刃」竟然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被眼前的妖媚女子给破了,她究竟是什么人?

  「炼手组长果然好厉害啊!只不过对我这个小女子用这样的手段,难道不觉得可耻吗?」影儿娇笑一声,道。

  「哼!你这个妖女,敢来我炎黄国肆意妄为,我没找你算帐,你倒恶人先告状!」炼手怒道。

  「那炼手组长想怎么算呢?不如咱们两个找一个安静的地方,然后我让你好好的算一算帐,怎么样?」影儿媚眼朦胧,声音愈加的甜腻,娇嗲道。

  「哼!真不要脸!」炼手身边的一个女孩实在看不下去,怒斥道。

  「这个小妹妹挺水灵啊,难道你纯洁的就没有被男人摸过手?亲过小嘴?」影儿娇笑著说道。

  「你…哼…。无耻!」听到影儿的话,女孩面色羞红,但是转而又不自觉看了一眼站在身边的一个高挑男子,眼睛里现出了一丝迷情。

  「哈哈哈…」看着女孩的样子,山本一夫等人大笑起来。

  「你们笑什么!闭嘴!」女孩怒道,面色更加羞红。

  「小妹妹眼光不错啊,要不要姐姐教你两招,保证你把他弄的欲仙欲死,对你死心塌地!」说著,影儿微唇轻启,香舌在唇边轻轻滑动,对著那个高挑男人做出撩人动作。

  「你!下流!」此时女孩的脸庞已被影儿气的象一个熟透的苹果,娇小的身子都有些微微的颤抖。

  「哼!妖女!你别在这里妖言惑众!看小爷我来收你!」高挑男子轻按了女孩肩膀一下,然后剑眉横挑,手指掐出剑决,轻喝一声「去!」。

  只见一把精光利剑不知从他身上何处现出,直奔影儿激射而去。

  「御剑术!你是道门中人?」影儿惊呼一声,赶忙再次凝化出无数樱花向飞剑涌去。

  「没错,小爷就是峨眉剑派第72代弟子正明,看我破你妖术!」说完,高挑男人再次手掐剑决,瞬时,精光飞剑化做无数光影向影儿斩去。

  「师兄!,我来助你!」女孩见师兄正明出手,连忙也手掐法印,化出一朵金莲向无数樱花飘去。

  正明的飞剑化出的无数剑光与密集的樱花纠缠在了一起,原本以为会势如破竹的他,却没有想到,自己平日倚仗的「七星剑决」竟然和炼手的「风卷刃」一样,同样失去了效果,在樱花的纠缠下慢慢抵消。

  「呵呵,小帅哥,怎么这么大火气啊!要不要姐姐帮帮你啊?」影儿向正明抛了一个媚眼道。

  「哼!妖女,我的渡世金莲!」看到影儿竟然调戏自己芳心暗许的师兄,女孩心中极为生气。

  「好啊,小妹妹,让我……啊!你这是什么?」影儿见女孩化出一朵金莲飞来,并未放在心上,刚想出言戏弄,突然,金莲在飞入樱花群中之后,放出万丈金光,而樱花在金光之下彷佛遇到了克星似的,顿时溃败慢慢消退,而飞剑有了金莲相助,顿时气势大涨化出万道金光直射影儿。

  影儿见无数剑光袭来,心中大惊,赶忙放出粉红烟雾抵挡剑光,但是未曾想到粉红烟雾刚刚释放,就被金光吞噬,而剑光此时也已射到眼前。

  情急之中,影儿赶忙咬破手指,只见手指破口处疾速喷射出一团血雾,凝化成一个雾罩,堪堪将剑光挡住,但是好景不长,虽然挡住剑光和金光,但是在二种力量的合击下,血雾被逼迫的越来越薄,渐渐的,变的好像一层红色的纱翼,彷佛一捅即破。

  正明的第一波剑光刚刚攻过,刚要蓄力再发出第二波攻击时,突然听到墙角处「哎哟」一声,吓的他以为敌人偷袭,赶忙招回飞剑环绕在自己的身前。几乎同时,女孩也将金莲收了回来,警惕的望着发声之处,严阵以待。

  「嘿嘿,大家好!不好意思,我路过!」一个身穿西装,气质卓越的男人从地上爬了起来,语出惊人。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林子口 金币 +7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